Powered by Blogger.

羅曼史 開場於

有時候做的,心裡不一定認同
過於薄弱的理由不帶有令人臣服的真實
因此那不服輸的內心
騷動著
在定期的時間爆發

大環境矇蔽了太多視線
我仍是自傲的堅信著,在這裡
說我衝動也好、不知死活也好
只要有那百分之一的存在
我就會繼續堅持下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