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戲劇] 我的野蠻王妃-李信

他自出生便戴著一雙白手套
交際,握手
揮手,致意
你看見了他,卻只能碰觸到他的白手套



他擁有一切,擁有所有人
卻都碰觸不到所有人的掌心
不能軟弱、不能鬆懈
看似孤傲實則卻被稱謂的結界封印著他的情緒
曾幾何時,
他開始浸在寂寞的酒罈裡,試圖尋找那所謂快樂的虛名
最後
不斷被孤獨餵養的他
選擇了距離、選擇了回憶
乖乖地跟小熊一起當個布偶。

一開始他認為這就是喜歡
過於相像的兩人,只是帶著禮儀的平行線
劃出了安心的區域,卻不會再有更多的交集。

身邊的人們
他笑,他們鞠躬
他鬧,他們仍然鞠躬
理性的像個機器人
程式的迴路永遠不會出錯,也不會停止

故事枯燥地繼續進行著~

下一頁,他遇到她

她一點也不理智
甚至還很孩子氣老是哭著說想回家
她一點也不淑女
食量大的像頭牛還常常吃得滿嘴都是
她一點也不堅強
承受不了太過尖銳的言詞便遍體鱗傷哭成淚人兒…
然後,他決定不要再讓她哭了。

閣樓裡,鎖著憂傷
她卻像個玩捉迷藏當鬼的孩子
「嘩~」一聲打開了暗門
憂傷突然間被扭曲成鬧劇,結果他變小丑
好哇!真想捏著她圓嘟嘟的臉頰,
晃看看她的腦袋裡是不是只裝著白蓮茶!
然後,他決定……
但下不了決定,開始捨不得。

曾經是帶有距離的稱謂
現在被他們如此互相地戲稱著一次 又 一次
彼此似乎都沒察覺到那稱謂是「一對」魔咒
在喊出口的同時,早已入了心

如同破洞的小熊
他的情緒再也藏不住
而幫小熊修補的她
一針一線一字一句把她的心悄悄縫給了小熊
自此之後
止不住的情緒全因她
移不開的視線都是他。


接著,故事開始轉向~

面對她的哭泣,他願意拭乾她的淚痕
但,一開始
他只是輕輕抬高她的頭,說了一句低頭的角度到這裡就好
那試圖安慰的手,總是經過幾番掙扎才敢悄悄落在她的髮上

有些人溫暖地永遠大方表現對人的情感,永遠不吝嗇語言上的關懷
可是,他不會
一直是一個人的他,被迫得習慣一個人落寞的他
喪失了跟別人相處的能力
以至於在她闖進了他的生活時,才會顯得如此手足無措
甚至到最後還懷疑他所得到的是否真實
那種害怕失去的感覺讓他的表達幾度停擺

但他止不住自己的心

慢慢地
從不碰觸別人的他,也不輕易讓人碰觸的他
總是在不經意中去梳攏她的髮
打鬧時的拍背,玩笑時的捏臉頰
這些小小的碰觸帶著微妙的變化且隨著心情日益增加

他的指尖藏匿了太多太多不懂說出的情感

那就是愛啊!殿下。



他自出生便戴著一雙白手套
交際,握手
揮手,致意
然後,等待
遇見她代替這雙白手套。

2 comments:

  1. 情深 深情 有何不可...
    傷心 心傷 只是經歷...
    因為動搖而開始 因為深根蒂固而確定
    王子與公主的童話 在此呈現

    ReplyDelete
  2. 卸下了心房
    解開了誤會
    才發現彼此早已互相追尋好久…好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