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搴洲中流

幾乎是迫不及待的
半路還被桌角絆住了腳步
跌跌撞撞的衝向窗邊
死命地用封箱膠封死最後一道能透射進來的光線

閉上眼,

為我所處的黑暗感到絕對的心安。



為什麼可以輕易就說出那些傷人的話語?
為什麼可以輕易就認為不知者無罪?
可我也真笨
就如此輕易地被那些輕易的話語所刺傷。

我不懂
不懂為何要藉由否定別人來肯定自己…

因為捨不得傷害自己就傷害別人嗎?


我想…
這應該是快樂的吧?
不然,你不會那麼慣性的傷害我。



ねぇ スちゃん
誰かの優しさも皮肉に聞こえてしまうんだ
そんな時はどうしたらい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