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I can't be cool perche so gia che l'indifferenza

在那段失序的日子裡
因過度思考而開始無法思考的我
陷在一片久雨不晴的灰濛天色中
漸漸地
我開始做夢了



夢裡總是很多人
但都只有我和她
忘了是從哪裡開始
我們總是愉快地聊天著
每天就這樣接續地聊,說不定也只是重複播放某些片段
三天?還是四天?
三年或是四年的時間就像被濃縮似的在這幾天夢裡
每次清醒總有一股無法言喻的感受慢慢化開
最後一幕,我和她已變成無所不談的好友。

雲層漸漸透出光亮
夢開始停格
我幾乎聽不見每次夢境裡我們談話的聲音
也記不住到底說過什麼
所有的回憶只剩一幕
畫面殘存感覺:我們變成好友了。

現實生活中,我和她的交集甚至不到夢裡的千分之一
對她沒有好惡之分,若要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那也太過牽強
這個夢甚至對我而言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緒波動


不過,謝謝妳

突然間,陽光灑落一地潔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