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Gonna give my heart away

最近觀察著天平上兩端的人們
我並非介於這之間
只是暫時處於看似中立的立場

稍稍往右移,左腦告訴我:
妳真敢這麼做嗎?

想要往左移,右腦告訴我:
如果沒有從右邊走來妳是無法到達的。

於是看著她們的特質
有時候我偏左些
有時候我邊右些
可是,
我無法像右那般全然
孤注一擲,自己會恐慌
我也無法向左那般自在
船過水無痕,安然的看待一切

也許需要時間
也許需要喜惡的拉拔
也許它會凌駕在這之上,沒有軌則可以分類

希望最後能夠規範它的
是時間
而不是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