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日劇] 黑金丑嶋君 #06-07

這兩話接續前集支線,同時展開三組人馬的事件~

【芳則】被鷺咲社長命令潛入CowCow Finance盜取客戶資料。
【杏奈】對未來迷茫也無心工作的風俗小姐。在第一話片頭喝叱芳則:「不要太小看人了!」
【鷺咲】高利貸業者。第一話片頭可以看到他似乎正在被誰追趕著。

【瑞希】風俗店裡的TOP 1。以前曾在別的工作場所被客人騷擾的不好經驗。在第一話片頭中,自白只要能賺錢即使去風俗店工作也沒關係。
【沼田】第一話片頭中拿美工刀挾持瑞希。

【板橋】常常向高利貸借款。在第一話片頭中有幕他正在翻抽屜的畫面。
【小崛】業績不佳的醫療器材銷售員,常常借錢給板橋,後來得知板橋有向高利貸借款的紀錄。



(以下是和借款人一樣無處可逃的完全劇透)


常常無法回收借款的芳則總被同事欺壓自行貸款補足差額,現在經營不善的鷺咲社長,又決定讓芳則潛入CowCow Finance竊取顧客名單,在蠟燭兩頭燒的情況下,他決定回到兩個月前剛分手的女友-杏奈身邊。

在工地打工的沼田,完全無法勝任需要勞力的工作且在休息時間第一個衝去拿走最大瓶的飲料,其白目行徑讓工頭氣得破口大罵,心有不滿的沼田向朋友敘述工頭惡行,結果反被訓斥一頓,他懷念起一直溫柔待他的瑞希。

小崛和板橋同為醫療器材銷售員,小崛遲遲無法提昇銷售業績,同事看不起他,回到家裡也被妻子漠視,總覺人生苦悶。反觀板橋總是輕浮的態度,過著向高利貸借款花用的日子,柏青哥、風俗店是他最常去的地方。


三種不同劇情,我卻看見同種悲哀
就像班上成績倒數第二名的人,他可以任人嘻笑怒罵毫不在意,因為內心知道如此差勁的自己還有個墊底的夥伴,但該說是夥伴嗎?又好像沒到這層關係,他被眾人踩在腳下,回過頭也有個可以踩在腳下看不起的對象,這個對象是最後一名,需要依賴著他,所以必要時可以利用,危急時可以一同墮入地獄。


可好笑的是,大家都認為自己是那個倒數第二名


看似畏縮屬於弱者的芳則,人前唯唯諾諾,連鷺咲社長去風俗店光顧他女友時也不敢吭聲,可是在女友面前卻是頤指氣使,復合的第一句話就是向杏奈借錢,錢要是給的不夠多還會擺臉色。

沼田對於工頭的責罵,不但沒有自我反省反而貶低勞力工作者都是下等人種,對於不贊同他論調的朋友反而猜忌對方是否也看不起他。一心想見瑞希卻又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構成騷擾犯罪。

板橋終日借貸的生活開始出現無法還錢的窘境,小崛受不了這樣的行徑最後決定跟板橋分道揚鑣,板橋被這份給予的自卑感生恨最後決定同意丑嶋的意見填寫創業貸款申請書,在連帶擔保人一欄,懷著惡意寫下小崛的資料。



發生事情的第一時間,是選擇抱怨,抱怨給自己的夥伴聽沒得到認同,是選擇瞧不起對方,到底是誰在不看起誰?自卑讓他們挾怨報復比自己更弱勢的人,看不清真相就已經夠可悲,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在這層不正常的食物鏈裡,不知道下集會帶來的是反撲還是更多墮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