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ed by Blogger.

[電影] The Grandmasters / 一代宗師



小的時候對於悲劇結局有種近似偏執的喜愛,如辛棄疾所說:「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等長大了,出社會,面對"人",每一天都是新的抉擇,每一天都有新的遺憾,於是我開始討厭看悲劇結局,因為那是人生,再燦爛也得結束,也許你說人生的價值在於留下的影響力,但那也是後人的事了,我害怕看人生,過往雲煙,雲和煙終究都是要散的。

我沒那麼愛當M,卻還是看了王家衛的電影,見了一堆人生,只因想短暫當個(自以為)懂他的人,以前總以為有些情緒,寫白了,就沒了美感,覺得自己文筆不夠好,寫出來反而是玷汙這齣戲,但假使哪天我歷練夠多,文字拿捏的夠精準,寫出來的,肯定不如當下那般美,因為有些事情的美,你不來看,以後就沒了。

一直以為一代宗師講的是葉問,看完電影後才發現講的是那年代人的高風亮節,在看電影的過程中除了視覺的衝擊外,一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每個人的穿著,無論是各家拳派師父、金樓裡的客人、每個人的衣著總是挺的、身子總是直的,面子十足十,是種禮也是股氣,即便在我看來有點散漫的葉問也毫不含糊,但人生包含了面子和裡子,於是觀眾們開始看見他們的裡子如何支配人生的起落。


(以下有雷,有廢話,還有癡人說夢話)

從一開始宮寶森與葉問交手,南拳北拳,宮寶森想的是一統,葉問要的是共存。宮二與葉問,兩個人在最燦爛的時光遇見彼此,但你當真遇到全世界最懂你的人時,是否只願意讓對方當你的情人?可剛烈的宮二不懂,一直執著於葉問每次見面都說想見識宮家六十四手,她不懂葉問的浪漫,於是,宮寶森拗了一塊餅,宮二輸了一段情。

丁連山說:面子讓了人,裡子就要殺了一個人。

宮家不願殺了裡子的自己。最後宮寶森即使早已原諒馬三也得基於宮家(或者說武林)的規矩,給與制裁並將馬三逐出家門,最後氣絕於宮家掌門座位之上,宮二不顧父親的遺言,執意選擇復仇,取回宮家的武功後,那件合身的毛草大衣,讓宮二揚長而去的身影更顯孤決,直到進了家門才吐血倒下,他們都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於是,宮家這一盞燈,熄了。



不得不說章子怡飾演這類個性剛烈的女子特別有她獨特的韻味,無論是與葉問交手的氣焰,適時出手救了火車上的一線天,到最後一場與葉問自白的感情戲,本該要有少女情懷的羞怯,「我心裡有過你」,卻還是臉熱硬生又脫口而出「喜歡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想葉問是懂她的,可是宮二仍舊讀不出葉問的回頭,比起葉問的隱晦,宮二是更直接的表白,最後她送給葉問一段髮,她生死都是宮家人,但根留於他。
(寫白了真的很沒美感)

武林的起落,讓葉問開始傳燈授徒,興起了詠春拳;
一線天則是以理髮廳(特勤沙龍 )作為屏蔽開始傳八極拳,
一表一裡,武林中沒有所謂的大師,因為大家都是一代宗師。

在這部電影裡,我們從馬三見自己,從葉問見天地,最後從佛眼見眾生,
人生,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感覺上講功夫似乎很深奧,其實也沒這麼複雜,功夫,兩個字,一横一豎,對的,站著,錯的,倒下。只有站着的才有資格說話,你說對嗎?


2 comments:

  1. 對!(立馬回應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太太妳有看這部嗎?

      我原本想說禪義那麼重的王家衛電影會不會看到想昏迷
      結果,並不會耶!
      看得好過癮又很能進入情境。

      欸~
      這部章子怡的角色令我回味再三啊!

      Delete